博客年龄:14年4个月
访问:?
文章:703篇

个人描述

法脉清净,传道授业解惑,不求人人都开悟; 道心坚固,寻师访友学艺,唯愿个个皆成才。

忆外祖父

分类:逍遥游记
2010-10-07 11:45 阅读(?)评论(0)

    注:今年是王老诞辰125周年,准确地说,应该是124周年,不过早一年晚一年也没有什么大的关系,重在纪念本身的意义。目前大家正在筹备相关的纪念活动,最主要的就是要出版发行《芗斋拳学文集》,这次活动初定于今年的12月4日在北京举行,以学术研讨为主要内容,同时也是本书的一个发布会。所以,这里我转贴一篇1986年北京意拳研究会“王老百年祭”的文章,以为纪念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忆外祖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芗斋先生外孙:王松,王梅

    今年是我们的外祖父、中华民族著名的武术家王芗斋老先生诞辰一百周年。老先生的一生,对中华武术的研究和发展贡献了毕生的精力,做出了杰出的功绩。不幸他已离开了我们。而且由于十年浩劫,使意拳的研究和发展险些濒临灭绝的险境。但可喜的是由于姚宗勋和王玉芳等人的努力,目前意拳已经桃李满天下。

    早在三十年代,西洋的拳击冠军、日本的柔道高手败在老先生手下的委实不少。后来老先生花费了五、六年的功夫,做了各方面的物质准备,培养了七、八个得意的学生,要出国打遍全世界,但由于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而未能成行,成为老先生的终生遗憾。老先生常说:“意拳目前可能还是鲜为人知,但几十年后一定会在全中国全世界产生影响。”事实已证明了老先生这一预言,目前国外有关这方面的科学研究和老先生三十年代的观点相似,也就是说,在这方面咱们中国比外国先进了许多年。

    我生下来就是在外祖父身边长大的,三、四岁时,几乎每天都和外祖父一起去中山公园玩,是外祖父的“小拐棍儿”。他走起路来很少慢慢走,我被他领着简直就是一路小跑。我们很少逛商店,可是北京的风味小吃都是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光顾的地方,老北京的豆汁儿、豆腐脑、棒子面的烤饼等等都是外祖父喜欢吃的早点,他还喜欢吃鳝鱼、涮羊肉、喝杂面汤,而且吃量挺大。古玩店也是我们经常出入的地面,上午九、十点钟从公园出来,常去珠宝市,大栅栏一带逛逛,外祖父搜集了一些名贵的古玩字画和印泥图章,他对这些东西可以称得上是个内行。尤其是对印泥图章欣赏鉴别能力高,并被众多行家所公认,至今我还保留着他常用的一枚图章,作为永久的纪念。

    他慷慨仗义,性情刚烈,常常帮助别人,但由于脾气暴躁,学生们都十分怕他,可在我们的记忆中,外祖父是个脾气非常好的人,他对我们十分溺爱。

    有一次,他买了花生回来,倒在桌子上吃,他特别爱吃花生,我马上拿了一个盛饼干的大空桶来用手一把一把地往桶里装,眼看桌上一个都不剩了,他说:“给姥爷留点吧。”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,把花生撒了一地,桶也扔了,可他哈哈笑着哄我说:“姥爷不吃了,姥爷不吃了。”一面说一面蹲在地上,把花生一个一个地捡桶里,才算把我哄好。

    再有一次,一个朋友来找他,可巧外祖父不在家,我开门后,请客人到屋里坐,客人没走,我就问清了客人的姓名和来意,临别还说了一声:“您慢走,再见。”然后就关好了大门。这个人后来在外祖父跟前夸奖我聪明、懂事,外祖父挺满意,回家给我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。

    这几件事外祖父常常挂在嘴边上,而且每次讲给别人听时,总是眉飞色舞,高兴非常。

    外祖父对拳一丝不苟,对生活琐事却糊涂荒唐,有一次他送我和外祖母去天津看望我母亲,我当时才三岁多,外祖母一会抱着,一会领着,什么东西也拿不了,外祖父背了一个很大的包袱上了火车就去找座位,等座位找着了,火车也开了,我们该走的没走成,可他却被火车载到了丰台站,从丰台站背着大包袱一直走到永定门,回来后,外祖母气得不行说:“真拿你这个老糊涂没办法。”

    外祖父在中山公园教拳时,大部分时间都教慢性病患者站桩,有时高兴了自己也活动一会儿,他练拳时,目露神光,浑然一体,敏捷异常,真是动如猛虎蛟龙,有拨山吞海之势,静如书生处女,含宁静贤息之姿。现在回想起来,外祖父练的拳,确实把他著作中所讲述的抽象、空洞的东西变成了现实,可以说真是炉火纯青了。

    每天晚上,外祖父的学生(大部分是练习技击的)常来家里练拳,他们来后,站桩、试力、推手、打拳,外祖父在院里摆一张藤桌子和几把藤椅子,唱着浓茶,有时指点指点,有时学生们围在外祖父的周围,听他讲述拳学的道理,探索意拳的真谛。可惜我年龄小,当时那么好的条件没有能在外祖父的亲自指导下练好意拳,但外祖父练拳时的神威形象,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。

    1962年由于外祖母的过世,外祖父悲痛万分,身体上精神上受到了严重打击,生活上也没有人照顾了,在河北省中医研究院段院长的关心下到保定去工作,还派了专门的秘书,帮助外祖父整理关于意拳方面的有关资料和站桩功的临床经验,并照顾外祖父的饮食起居,但时间不久,外祖父由于各方面的原因,病倒了,后来我们就把外祖父接到我们家中养病,在这期间,我们非常幸运地得到外祖父的亲自指点,但由于对意拳的高深道理,理解不深,又特别贪玩,没能练好,外祖父很不满意,现在想起来,真是终生遗憾啊!

    那年我们哥俩一个14岁,一个16岁,姥爷病稍愈,就指导我们练功。一天下午,我们站完桩练推手,总是不得要领。因为听过姥爷“放人”就问:“爷,这怎么推不出去呀?”姥爷坐在沙发上向前移动了一下,举起右手,手腕向里五指分开让我去推。我看着他久病的身躯和枯瘦的手臂不敢使劲。姥爷笑着说:“傻小子,没事,使劲!”我渐渐用力但根本推不动,最后我稳稳脚跟,绷实了劲猛地发力,就在这当口只觉得全身象坐了电梯,身不由己,登登地向后撞去,一直贴到墙角,然后狠狠捻在地板上。姥爷哈哈大笑,我和弟弟都惊呆了,年愈古稀瘦弱不堪的姥爷还会有如此之大的力量!我坐在地板上也笑了。母亲匆匆从厨房跑来,见姥爷这样开心也高兴地流下泪。是啊,姥爷可能是感到了自己还能康复,感到了雄风犹在,神力仍存。弟弟深感不解地跃跃欲试,结果当然也和我一样。

    外祖父吃药很特殊,他送药时,先喝一口水,把药放在嘴里,然后突然整个上体向前冲,在冲的同时,猛地把药咽下。谁也没有想到,由于这种特殊的送药方法,竟结束了外祖父的生命。药和水是我亲手送给他的。这种奇特的送药动作,使外祖父脑血管严重破裂,他倒在我的右臂上,我们全家悲痛欲绝,尤其是我母亲,几次哭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 外祖父的生前友好和学生们,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,悼念他为中华武术贡献了毕生的精力,悼念他为拳学的研究和发展所做出的重大的改革,悼念他为广大人民的健康事业所做出的卓越的贡献。

    在这纪念中华民族著名的武术家王芗斋老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,我们满怀着无限的深情,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英灵,我们将为完成老先生想完成而没有完成的遗愿而努力奋斗,中华武术一定会昂首屹立在世界武术之林,意拳的鲜花一定能够盛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老当年在深县的故居
   阅读(?)评论(0)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